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Rady (睿導)

【一家子兒咕咕叫】心得――通關密語043

已更新:2022年11月24日

(建議觀賞本片後再行閱文)

電影本事

阿欽是一個養鴿和賽鴿愛好者,因為曾經以200元買的鴿仔贏得了冠軍的頭銜,所以被稱「阿欽師」,但實際上這份殊榮也已經是久遠的過去式了……


這天,一隻被阿欽寄予厚望的鴿子043突然回來了,這隻鴿子當年曾轟動「鴿林」(賽鴿世界的江湖),大家都期待牠是下一個鴿林盟主,卻沒想到那年牠竟然失蹤了,讓阿欽慘賠了不少,沒想到時隔7年,牠竟然又回來了!


隨著043的回來,林家不能說的祕密也隨之被掀起,原來阿欽的兒子小實也是七年前失蹤的,他那時才國小六年級,獨自去上學,沒想到卻從此下落不明……而根據法律,一個人失蹤7年,就可以申請「死亡」,阿欽的老婆阿敏希望去辦理一下小實的死亡證明,因為家裡已經被阿欽的養鴿事業弄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了,而小實的保險金也許還可以再支撐這個殘破的家一下下……


即使常被阿欽辱罵,但阿敏始終無怨無悔地守著這家,努力張羅著一切,盡心盡力地服侍著癱瘓又無法言語的公公。


阿欽有個正值叛逆期的女兒露露,露露本身並不愛唸書,而家裡又是每天愁雲慘霧的氛圍,讓她更想逃離這裡。這天露露平時混在一起玩樂的小虎因為被發現「綁架鴿子」,向主人索討贖金的事曝光,而被追殺,滿身的是傷的小虎被露露帶回了家,因小虎是個孤兒,所以傷癒後的小虎竟開始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甚至叫阿欽為師父,想要跟著阿欽學習養鴿的事業。


但這個所謂的「家」實際上卻是一座風雨飄搖的圍城/危城,城裡的想出去,城外的想進來,而今一場真正的風暴即將席捲,他們又該如何苟活下去呢?


影片背景

本片是今年的金馬獎最佳影片得主,是導演詹京霖繼2016年的《川流之島》後又一力作,拍攝這故事的緣起是導演住在三重,沒事時就會在附近散步,便看到鴿子們群起出籠,飛一陣子,又群起回籠的景象,於是便落下了這樣的種子,接著就開始做了大量的田野調查,想深入了解這個有趣又神秘的「鴿林江湖」。


拍攝過程中最艱辛的是如何調教最重要的演員,鴿子,因為鴿子是很容易受驚的動物,所以幾乎不可能借用別人訓練好的賽鴿來配合演出,所以最後劇組竟然自己養起了鴿子!導演說一部戲拍完,自己也可以成為一個養鴿人了。同時片中每個演員都要學習跟鴿相處,怎麼抓牠們,怎麼與牠們互動,怎麼替牠們投藥等細節。


而片中那隻走失七年又回來的043,取的正是「你是誰」的台語諧音。


在田野調查的過程中,導演宛如也經歷了一場人性的洗禮,片中有提到讓鴿子回來的秘訣是「餓」牠,只要保持飢餓狀態,鴿子就會回籠覓食;而另一個讓鴿子回來的秘訣,片中沒有提到的是竟然是「性」,就是讓鴿子與另一隻相配的異性住隔壁,這樣為了那個異性,鴿子就會飛回來!這種「食、色性也」的狀態,與許多人的生命情境,不是如斯吻合嘛?――許多人的生命也不在吃飽與繁衍(生存與延續)間往復循環著嘛!?

每個人都是賽鴿

這實在是一部很難推薦給一般觀眾看的電影,因為電影太過黑暗,觀影過程很容易引起沈重與不適感,尤其在過去三年的疫情陰霾後,身邊已經充斥太多真實的悲劇了,應該很少人願意去戲院再被「虛構故事」重擊吧!?當然,這也說明了導演技法的純熟,成功地將觀眾拉進了他營造的沒有未來的暗黑世界中!


片名《一家子兒咕咕叫》,起初我以為是台語發音的片名,有什麼特殊意含,經過解說,才知道就是「一家子」的意思,只是「一家子」咕咕叫似乎不太通順,所以加了一個類似北京話的「兒」字。


而片名則說明了這故事的本體:就是這個家裡的每個人都像賽鴿那樣,每天被莫名地趕出籠,即使看似自在地翱翔在無垠天地間,實際上是沒有目標的,因為牠們並非自願地參與競賽,甚且也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放在設置好的競賽道上了!牠們於人類的競賽而言,僅僅是被操盤弄賞的棋子罷了!沒有任何選擇權,要嘛為了生存(飢餓),要嘛為了生殖而飛回籠子裡,但另一個常見的情況是遭遇各種天災人禍等因素而迷途了……


而這不正是片中這家子每個人的生命情狀嘛?每日不知為何而忙著、活著,活著本身也許已經是最重要的事了!無盡無明地輪迴,週而復始,無始無終……


一如存在主義的名言:「人是被拋到這個世界上來的!」意思是,沒人能夠解釋為何我們在這裡?而我們在這裡又是為了什麼?(當然,各個宗教信仰體系有自己的解答)


片中這家子就像是活生生被拋到這個生命賽道上的,沒人問過他們的意願,甚至不知道誰在操盤這一切,但他們卻需要像賽鴿那樣每天被趕著出去,回了家(這裡的家更像是關鴿子的籠,抑或是心靈的囚籠),忙地累攤了,隔天再被趕著出去,日復一日的生活!


而那個叫做043的鴿子,就像是一個人生的大哉問:「你是誰?」如果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只怕如此的輪迴將是輪轉不停,無能休止的,而渺小的生命也只能一次一次被輪迴無情碾壓、踏碎……


同時家裡的景況更映證了存在主義的另一句名言:「單子之間無窗口。」意思是人與人之間永遠存在著無法溝通的隔膜與鴻溝,沒有人可以真正地了解另一個人!這個家的每個人都處在如此「無法溝通」的喃喃處境中!自困自囚於狹隘幽黑心靈的窘境。


片中的小虎更似乎早被預示了悲嗆的命運,當他去尋找那隻觸電墜亡的賽鴿時,抬頭看向那個巨聳的電塔,一如他的生命般,根本沒有出路,被緊密交織的層層鐵架給密封了出路,而他坐在殘破的門口玩著手上的竹節蟲,其實他的人生一如那隻竹節蟲般,被一隻莫名的命運隻手操弄著,不知不覺,也無能為力。

政治寓言

這電影其實還是一個政治寓言:這個家的一家之主是那個癱瘓的老父親,他已經沒有任何的行動語言與能力,卻還笱喘續命著(是中華民國的象徵);而他的兒子阿欽看似當家之主,實則脾氣暴躁又毫無能力,每日只沉溺在賽鴿與博奕中,再來就是念念不忘失蹤的兒子,並將兒子失蹤的事怪到妻子阿敏身上,拿她出氣;而妻子阿敏則是個逆來順受,卻也無能為力的情狀,她的斜槓之一唱「孝女白琴」似乎只等著為這個早已破碎卻還延續著一口氣的家唱送終曲!


阿欽心中有個願望,就是帶著愛人/家人去伊豆看櫻花,卻始終沒有成行過,而另一邊,又有人不斷慫恿他去大陸發展,教大陸同胞如何賽鴿,賺錢……


這個處境有沒有像台灣過去幾年的空轉狀態?有個無能卻殘暴的執政黨,不斷指責著別人的過錯,卻從來不曾靜下來省思己過,好好一個家就在他們無能的治理下,不斷被掏空、虛度著……另一邊則是軟弱無能的在野黨,無法與之抗衡,甚至沒有話語權!然後,似乎永遠在遙思著美好的日本,同時又在是否去大陸賺錢間搖擺不定……


影片的深層意含便是這「國之不國,家何以家!」的殘酷現狀了!


後記

看到網上有人在討論本片真的當得起本年度的「最佳影片」一獎嘛?顯然是有些質疑聲的,雖然我自己是喜歡這部片的,而且也知道導演想透過小小的鴿子江湖去洞徹宏觀一個國族處境的企圖,但也覺得它可能更適合獲得像「費比西獎」或「評審團大獎」一類的殊榮,畢竟本片的最後四分之一是有點讓我小失望的,似乎有點畫蛇添足又尾大不掉的小缺憾,但整體而言,導演還是很真誠地拍攝了一部以小見大,見微知著的電影,認真地深入賽鴿世界去細心觀察、品味百態人生,並且是嘔心瀝血咀嚼過、也反芻過生活與生命後的呈現,無論如何,是值得觀賞的電影佳作。

41 次查看0 則留言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