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Rady (睿導)

【媽的多重宇宙】―― 你活在哪個宇宙裡?

已更新:2023年3月17日

(本文有雷,建議觀看過電影後,再行閱文)

(文長,慎入)



電影本事

秀蓮是第一代移民,在美國辛苦經營著小本的洗衣店,今晚是中國的除夕,她卻覺得自己快變成即將覆滅的小船……


先是要為瞧不上自己老公的父親慶生;然後是晚上的除夕派對;還要面對女兒喬伊帶同性戀人來參加派對;最讓她難熬的是面對稅務機關的刁難,她覺得查稅的那個白人女性包蒂垂簡直就是華裔殺手,對華裔極不友善,又處處刁難,老是說著她無法理解的專有名詞……


這天下午,秀蓮跟著百無是處又性格懦弱的老公威門以及剛造訪美國的父親前往稅務局,想釐清稅務問題,沒想到她的世界就此「分裂」……


一個長相跟老公威門一模一樣的人突然出現,他自稱「α威門」,來自α宇宙,因為有個叫「豬八土扒姬」的狂人正在毀滅整個宇宙,而α威門則穿梭在各個平行宇宙間,試圖尋找可以拯救宇宙的人,如今他找到了秀蓮,並試圖說服秀蓮:「你就是那個可以拯救宇宙的人!」


對這個太過瘋狂的想法,秀蓮無論如何是無法相信的,畢竟如果今天下午的稅務無法釐清,她的洗衣店可能面臨被迫撤照、關門的命運,她連自己眼前的小事都無法搞定,遑論什麼拯救宇宙的荒謬腦洞……


但隨著各種怪事頻繁出現與幾次驚險危難,秀蓮慢慢知道了自己被找上的原因,原來豬八土扒姬跟自己有著莫名的深厚淵源,這也是為何α威門相信秀蓮是可以拯救宇宙的那個人,而在這個世界裡困頓於匱乏生活的秀蓮,也看到了在其他的平行宇宙中那些因為人生做了其他決定而分裂出來的生命軌跡與樣貌,透過這些平行宇宙中的「眾多的自己」,秀蓮是否真能完成拯救宇宙的任務呢?


(電影本事比這複雜許多,但未免剝奪觀影樂趣,便簡述如上)


影片背景

本片一舉入榮獲了奧斯卡7項大獎,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導演」、「最佳女演員」等,女主角楊紫瓊更創下紀錄,成為奧斯卡史上首位華裔影后!


導演則是「丹-丹」鬼才雙人組(因為兩位導演都叫Daniel),他們的前作《屍控奇幻旅程》也是一部腦洞大開的怪誕作品。


Daniel Kwan(關家永)父親是香港人,母親是台灣人,所以如果對上個世紀香港電影很熟悉的觀眾,應該可以明顯看到本片向8、90年代香港黃金時期的電影致敬的意味。可以想見,那個時期的港片是導演成長過程中最豐沃的創作土壤,所以孕育了這個奇異璀璨的多元宇宙果實!而關家永與另一位Daniel Scheinert是電影學校的同學。


片中存在著大量致敬的橋段,戲仿了諸多電影,像是《駭客任務》、《臥虎藏龍》、《與龍共舞》,《料理鼠王》、《2001太空漫遊》、《一代宗師》、《花樣年華》等等……


另外,再補充一點,片中的大反叛叫豬八土扒姬(Jobu Tupaki),根據谷歌大神的回答如下:「在南印度語泰盧固語中,它的意思是袖珍手槍或袖珍槍。 Jobu 或 Jebu 的意思是口袋,Tupaki 的意思是槍或手槍。」


而這個怪誕的名字其實是關家永導演和妻子在為他們的女兒挑選名字時,從一連串特殊有趣的名字發音中得到的靈感,也是在向《星際大戰》裡的角色「丘巴卡」致敬。

關於平行宇宙

要理解本片,得先明白導演對於「平行宇宙」的概念的設定:人的一生會面臨無數個抉擇,每一個抉擇都會帶著主角走向一個方向,產生一個平行宇宙,比如,在這個世界的秀蓮選擇了跟威門私奔,所以便到了美國,開洗衣店,生下喬伊,成為了現在的秀蓮;但是如果當初秀蓮沒有選擇私奔,而是聽父親的話留下來,則會產生另一個平行宇宙的秀蓮,如此這般的「抉擇」與「分裂」,便產生了無數個的平行宇宙。而與當前的秀蓮狀態越相近(也可以理解為較近期分裂出來的宇宙)的世界,則靠秀蓮的宇宙越近,反之,像α宇宙的科學家秀蓮則與眼前的秀蓮相距遙遠。


而α宇宙的秀蓮是所有宇宙中「社會成就」最高的,因為她發現並證明了其他平行宇宙的存在,甚且找到了一種可以在各個平行宇宙間「跳躍」的方式:透過毫無邏輯性的、滑稽、無厘頭的行為,便可以隨機地擺盪於這些平行時空中。


而根據α威門的說法,這個世界的秀蓮是所有宇宙中「最無能」的秀蓮,就是把自己過成了一個父不疼、夫不愛、子嫌棄,甚至連自己都不太看的上自己的狀態。但也因為秀蓮的「無能」,才可能讓她「無所不能」,亦即她可以變成一個「沒有自我的容器」,吸納各個平行宇宙中分裂的自己的各種特長,而成為一個「最強者」。


也因此這個最無能的秀蓮,能夠統合所有宇宙中的自己,打敗,或者更準確地說是「收服」了豬八土扒姬。


有鑑於兩位導演對於香港影視文化的深刻體悟,這個「無能」的設定,其實頗有顛覆武俠世界裡「武功奇才」的概念,就是武俠世界的主角多是「天生骨骼清奇」,方得以練就蓋世神功,而這邊卻顛覆了這種觀念,反而讓一個最無能的人,成為了宇宙的拯救者!


當然,因為「無能,所以無所不能」也頗有佛道的況味,就是當我們不執著於任何一物,而是讓任何一物於己身隨行現影,任運自如,便是所謂的無所不能之境。


平行宇宙的假說在現今可謂大行其道,已然是影視作品的顯學了,而影視業可能是最接近這個假說並勉強「實踐之」的產業了!意思是,因為影視作品的創作性的可能,而能讓其中的創作者自由翱遊於各個不同類型的故事中,宛若「平行宇宙」般,可能昨天還在智鬥連環殺人犯,明天下午已經在與外星人決戰了!


因此這部片與其說是創作者要表現所謂客觀世界的平行宇宙,不如說是創作者忠實地呈現了自己腦海中主觀的「平行宇宙」的運作模式,就是那些個稀奇古怪、毫無章法的隨機想法如何拼湊、疊加成為一個有機的生命體的過程!事實上,細觀這部片是可以對創作者進行「精神分析」的,尤其片中的瘋狂元素,追根勦底的話,都可以找到生命中埋下那顆種子的出處,將是一個對自身生命歷程沈澱與清澄的有機、重組過程。


雖然我們現在還無法真正驗證平行宇宙的存在,更遑論去做所謂的宇宙跳躍,但是現今都會的人們可能真正活在平行宇宙中而不自知!因為我們習慣使用的社群平台或聊天群組,乃至各種遊戲世界、部落格等等,每一個我們都是在創造一個平行宇宙中的自己!每一個虛擬世界都有我們最真實的一面(至少是潛意識中的真實反射),是我們的一個分身,那個在現實世界中無法滿足的慾望、希望、理想、夢想,便寄身於那些虛擬網路的分身身上,那裡的我們臉比較小、身材比較瘦、臉上沒有皺紋與毛孔、自信又自在,幽默風趣、不用為錢焦慮、不會為五斗米而甘作牛馬……


而每一次的「修圖」、「創造」、「粉飾」、「隱藏」都是在對現實世界中的自己的一次否定!因為我們否定了現實中那個最真實脆弱的自己,同時也將自己與自己真實的樣貌又推的更遠了一點,也就越分裂地過著生活,越想逃進那個虛擬但完美的自我形象中……


久而久之,我們也越難接受最真實的自己了,終至變成另一個現實中那個「無能的秀蓮」……

另一種打開《媽的多重宇宙》的方式

這部電影有著瘋狂的綺思與炫目的包裝,但剝去這些層層華飾,其實有一個簡單的敘事內核,這也是理解本片的另一種方式,台灣翻譯的片名《媽的多重宇宙》已然暗含了這種解讀方式:

「就是一個不滿現實又愛幻想的華裔母親在舊曆年的最後一天作的白日夢!」


也就是說那些個瘋狂的平行宇宙概念、吞噬一切的黑色貝果、試圖毀天滅地的豬八土扒姬都僅是秀蓮腦海中的幻想,幻想著如果當初沒有嫁給威門,沒有私奔的自己的各種人生可能……


片中處處可見如此的「暗示」,首先是秀蓮常處於「出神」、「放空」的狀態,不論是威門或她父親都說過這樣的狀況,要秀蓮不要老是心不在焉。所以那些瘋狂的「宇宙跳躍」便可以理解是秀蓮放空時,腦袋中不由自主出現的想像。而所有平行宇宙中出現的人物都是秀蓮生活中接觸的人,稅務員包蒂垂在收據上畫的黑色圈圈正是要吞噬她的世界的終極「黑洞」,而包蒂垂桌上放著的獎盃則成為後來荒誕的進行宇宙跳躍的「篩子」……


這樣的詮釋法,其實是對21世紀倍受推崇、永遠位列最佳影片榜首的《穆荷蘭大道》致敬的一種敘事法手,因為《穆荷蘭大道》最直截的理解方式就是一個在逃避現實的主角,在潛意識裡將現實中遇到的所有人都呈現在了自己的夢中!


所以,如果說《穆荷蘭大道》成功詮釋了「夢與現實」的對照關係的話,那《媽的多重宇宙》就成功地還原了白日夢的心理狀態,秀蓮不想只當那個一事無成,被老爸遺棄,又被女兒嫌棄,甚至如今可能要被老伴離棄的失敗者,所以發呆的空檔,總不由自主地「神遊」到其他「如果怎樣,也許就怎樣….」的幻想宇宙中了!

中國式母親

觀看本片時,讓我想到另一部經典的華裔電影《喜福會》,裡面側寫了幾對母女的關係,這幾個母親都是第一代移民,然後與她們在美國出生的女兒有著強烈、濃郁卻又拉扯的親子關係。


這也許便是第一代移民與原生於美國的子女的永恆矛盾吧!


因為第一代移民受的還是原鄉的、傳統的教育,有著較固守的觀念,尤其身在異鄉,緊緊抓著這些「陳規」,才是身心尚可依託的浮木,不致飄盪為「失根的蘭花」。


但他們的下一代,在美國出生,自小便知曉自己是不同的:不論是膚色、長相、文化、習慣、傳統等等,他們深知自己是「異鄉人」,因此為了更快融入當地,會更奮不顧身地拋棄傳統束縛,好更完全地像個當地人,而非「異鄉人」,他們不要像父母被那樣,成為永遠的「異鄉人」。


這也許便是第一代移民與第二代移民的永恆矛盾吧?―― 受傳統中式教育,受華人文化影響的母親,永遠的異鄉人的心境,與原生的美國女兒,所謂的「香蕉」(這是一個貶意詞,意指那些『外黃內白』的亞洲人)的文化衝突,父母緊緊把抓的傳統價值,卻是子女最想丟掉的包袱!


片中另一個有趣的設定是,出現更多的是秀蓮的父親,而非母親,母親只在秀蓮年輕時出現過幾個鏡頭,但父親卻是從頭貫穿到尾的!以電影語言來說,這象徵著秀蓮對自身(母國)文化認同的缺失,類似「母不詳」的狀態,讓她在異地更顯得處於無重力的失衡狀態。


這是一部關於佛法的電影

除了各種視覺奇觀和奇思妙想外,其實這部片還蘊含了佛法,佛法中有個概念叫:「一念三千」,星雲法師如是解釋:「『一念三千』,指我們的一念具足了世間的一切迷悟諸法。換句話說,我們方寸之間的主觀世界就是宇宙客觀萬有的縮影。」


那個因為「無能」,而了然自己能夠「無所不能」的秀蓮便掌握了「一念三千」的竅門 ―― 空卻自我,讓自己成為一個載體,而顯現各種可能,那個「空卻自我」也就是佛法中至為關鍵的修法之一:「去我執」,也就是不再執著有個「我」,因為去掉了這層「我執」,才可能真正讓那些能耐於自身徹底展現!


另外,片中秀蓮根據α威門的指示,將兩腳的鞋子交換穿或者是想像自己身處於工友室,其實都是一種短暫的「身心抽離法」,就是將心境從苦痛膠著的當下瞬間抽離出來,而用另一種較客觀的視角來審視自己,這也是佛教一個重要的修為練習,能幫助我們在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亂鑽亂竄時,得到些微的清涼,這片刻的清靜,也許便能幫助我們釐清思路,更沉著冷靜地面對當前的狀況了。


然後,當秀蓮確知平行宇宙存在的時刻,也挺像某種「開悟」的時刻,就是了知了宇宙的真相,開始試著不再被這一身所處的環境/宇宙給囿限住,而能夠「身在此境中,心離境安住」。


還有那個吞噬一切的黑色貝果,這個形象在不同文化、不同背景、不同思維的人看來,各有不同的理解與解讀,最簡單的理解便是一種荒誕、毫無邏輯的「存在」,因為毫無邏輯性可言,所以突顯了人生的荒誕性。


再來,圓形一如喬伊出場時盯著出神的「烘衣機」那樣,彷彿自己與母親的生活、關係陷在一種「無限迴圈的輪迴中」,僅能不停地空轉,這也是這個圓形的另一種理解。


三者,這個黑色貝果也像是「0」(零),也就是所謂的「虛無主義」,所以豬八土扒姬說一切都毫無意義可言(Notjing matters),既然如此,留著這些宇宙有何用呢?所以乾脆讓一切都被黑洞噬滅吧。

四者,也可以把這個黑色貝果看成「一隻眼」,就是所謂的荷魯斯之眼/全知之眼(或者也有人說是松果體),因為豬八土扒姬「看透」了宇宙萬事萬物的真相/實相,所以也希望別人能看到她看到的,即以全隻之眼看到的真相。


最後一個關於這個黑色貝果的意含,其實是一個極高的「修為境界」,在禪宗稱之為「一圓相」,也是許多禪師圓寂前會作的一個手勢,就是在空中畫一個圓,這個圓除了表述了自身修證的圓滿圓融外,更是無所不包的一種「空、有不二」的證量。

但一如秀蓮最後做的那樣,不管有沒有平行宇宙,不管平行宇宙中的各個自我多有能耐,但重要的還是「此刻當下的我」的那個決定,也就是每一個當下的心念/決定,便如同一次蝴蝶效應那樣,將裂解出一個新的宇宙秩序,但不論有多少不同的決定與宇宙分支,真正有意義的還是自己現下當前的這一個才是最重要的!一如本片的英文片名《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直譯的話就是:「一切無處不在」,這個無處不在便是最關鍵的:「心在哪裡,就安住在那裡!」


所以可以這麼說,平行宇宙的意義從來不在「分裂」―― 困於不斷思考著:「如果那樣選擇了,我會怎樣?」的假設問題中,而是在於「整合」,就是在每個做出審慎決定的當下,都能安然承擔一切,享受一切。


關於台灣版的超譯問題

最後來談一下本片在台灣上映時引起諸多爭議的「超譯」問題,其實當初在戲院觀影時,我並沒有覺得有「超譯」的問題,因為片子本來就眼花撩亂,所以一直聚精會神地緊跟著劇情,倒忽視了翻譯的問題(有些翻譯也覺得很有趣好笑,像「王安石」),而且,我也覺得這個「超譯」還挺符合本片「瘋狂的多元平行宇宙的精神內核的」,所以並未覺得不妥。


不過,我身邊的確很多英文不錯的朋友說後來他們都直接放棄觀看字幕,而去聽原文了,可見翻譯的確造成了觀影上的隔障,加上有些網友覺得「影片本身已經夠燒腦了,還要花時間去理解翻譯的梗,就顯得太多了!」似乎也頗具說服力,所以再次觀看時,我選擇了「新譯版」,少了些「笑果」,但卻更直截了當了,我個人是覺得兩個版本都可以看看,倒是不錯的選擇,玩味一下超譯者的用心,只是翻譯的那把尺,終究還是片商與譯者需要謹慎拿捏的維度。


最後分享片中一些值得玩味思考的台詞

秀蓮:「新年快樂,假裝知道我們在幹嘛,但我們只是在繞圈圈。」


威門:「我總是看到事情好的一面,那是必要和需要,那也就是我的生存之道。」


133 次查看0 則留言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