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Rady (睿導)

【我的渡輪日記】之四 加拿大 ~ 阿拉斯加遊記


早上我在哥哥打來的電話中甦醒,他驚訝於我們居然還沒起床(那時已經早上十點了,也就是我跟我媽足足睡了超過九個小時,這對我跟她來說都很不可思議),然後我哥要我們快去五樓甲板上看冰川。其實我昨晚睡前已經從隔天的行程表(每天傍晚服務生會將第二天的行程送到房間,上面註名當天的所有活動,例如有什麼表演,演講或課程等,天氣預報,甚至幾點日出、幾點黃昏,好讓你安排自己的船上活動)上知道了今早八點到十點我們會到一個H開頭的冰河,我初看行悜表時,以為那也是一個會停留的景點,後來才知道只是一個會經過的景點,我們沒有要下船。 我們匆匆盥洗便上了甲板,那裡已經擠滿了人,尤其是船頭處,那裡可以正視整個冰川,我因為沒想到會這麼冷,身上只穿了件棉麻質的外衣,腳上甚至是雙夾腳拖鞋,然後我就看到眼前一片黑色山脈上一條條流洩的冰川,不過這不是最主要的景點,最主要的冰川還是我們船頭正對著的那個。 我站到船頭,前面擠滿了兩到三排人,我只能在這些人群後面顛腳觀看。眼前的冰川異常巨大的展開,一整片延綿到頂處與天相連,冰川其實不是純白色的,很丑的地方是它還有一堆類似污泥的黑色部份,而且不少,在一片白色中很難被忽視,此外,還有一些透籃的冰,那是我覺得最好看的部份,如果只是純白的雪與冰就會皓皓一片反而讓人覺得單調些,就是有一些藍色的結晶冰勾勒出了許多不同的線條才讓眼前的冰川有了層層疊疊的層次感。 來之前我聽說這個冰川再過幾年將因地球暖化而不復存,所以眼前這片景象特別珍貴,尤其我還看到一個類似埃及的木乃尹頭的冰柱,宛如我們野柳的女王頭渾然天成,只是這裡這座天然雕像消失的速度將更快罷了。我突然意識到眼前這條冰河宛如就是老天爺的後現代藝術傑作,它具備了後現代藝術的特徵:即流動的與互動的藝術,隨著光影,天氣因素將呈現不同的風貌,而不同的觀賞者在不同角度也會看到不同的冰塑,何須那些深奧難懂的藝術作品呢?眼前已經一條存在亙古的藝術結晶,只是我們學會了用新的角度去解讀它罷了(這裡指的是在「後現代的藝術理論」產生後)。 由於時間性(因為它正在緩慢消失中),也讓我更珍惜眼前這幅景象,因為再過幾年它就真的只能存於影像或圖片紀錄中了。 看冰川最刺激的當然是看它崩塌時,我們正好有幸目睹了兩次大的崩塌,兩次都有大塊冰雪剝落,落入海中引起巨大浪潮,當然也都引起了大家的驚呼,那個崩落的瞬間非常壯觀,但頃刻便消逝了。 後來我有幸站到船頭去,我的腳雖然凍得直發疼,但我還是駐足良久,看著眼前的一片冰川,雖然不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在洛磯山脈看過冰河,甚至踩在冰河上,還拿冰河裡的新鮮泉水喝過),但身處其中跟從這個角度客觀地看它,還是有不同感觸。不過我想我這一生對冰河大概也沒更多興趣了吧(聽說另一對在差不多時間去乘坐另一艘渡輪的叔叔、阿姨還有看到冰山,應該也很有趣吧)。 倒是一個印度觀光客替我上了寶貴的一課,那是在船頭,我站在一對兄妹後面,後來這對兄妹離開後,一個外國人擠了過去,剩下另一個空間僅能容納一人,理論上那是人人爭站的空間,因為是船頭處,有最佳的view,但離那個位置最近的印度人卻示意我可以站到那個空間去,因為他站在女兒或女友後面,兩人已經佔了一個空間,剩下空間他覺得該分享給其他人,於是我有幸走過去站在那個地方觀看冰河,他的舉動讓我很感動,因為即使常旅行如我,我們都常忽略陌生人的感受,多會只想照顧同行者,最常見的台灣人模式就是一個人佔了一個好位子,然後趕快把全部人都叫過去分享,忘記留一點空間給其他人一起分享,這裡,我知道自己想要成為真正的地球村村民還有許多「地球村村民的公民與道德」課程要上呢!(最基本的我們要學會真的去尊重所有地球村的生物,光是這點就很困難了。) 由於船隻停在冰河旁邊,吹過來的風都帶著冰河的寒氣,所以聰明的商人當然知道冷的時候總讓人覺得喝上一杯熱呼呼的熱巧克力是最幸福的事,所以甲板上放了幾個販賣熱巧克力跟用酒精調出的熱巧克力飲品,真是一個符合天時地利的熱銷商品,讓我不得不再次佩服他們的商業頭腦。 船離開冰河後,開始第一次巨大的起伏,那是我上船後第一次嚴重的暈船,暈到我幾乎無法去作其他活動,連晚餐也吃得意興闌珊,雖然那晚是義大利之夜,晚餐是許多著名的義大利菜餚,可惜我卻沒什麼胃口,倒是喝了他們特製的草莓冷湯讓我印象深刻。 再來就是甜點(船上最該死的致肥產品,戒之,戒之),由於台灣有一陣子氾濫「提拉米蘇」,幾乎去每個餐廳的飯後甜點都是這道點心,讓我已經幾年不去吃它了,因為覺得台灣做的都大同小異,毫無驚喜,這次當然要試試看這裡的,果然沒讓我失望,它是改良過的,將巧克力跟起司的部份用一個海綿蛋糕卷包住,反而有很特殊的口感。讓我對這個點心又重燃信心,我想偏執狂如我,也許會認為我此生再也無法吃到如此好吃的「提拉米蘇」了。


那晚還有一個特殊的表演,所有餐廳的服務生聚在一起唱義大利著名歌謠:《你是我的太陽》,據說這些服務生來自五十幾個國家,裡頭只有半個義大利人(因為他的父親來自義大利,母親卻是其他國家的),但他們卻要唱一首義大利文歌曲。歌唱的好不好不重要,但我們可以體會到他們的熱情好客,這個旅程因為有了他們而讓我們即使在陰鬱的海洋中漂流,也能享受到船艙裡燦爛陽光的笑容。 晚上還有一個教大家跳美式搖擺舞(swing dance)的活動,以及供大家參與的大型團康遊戲競賽,但我因為頭暈都沒參加的興趣。今晚的暈船第一次讓我覺得我真的在郵輪上,而且還差點讓我的幽閉恐懼症發作(當然,它從來沒真的發作過,我只有一次在某個一線天裡真的覺得呼吸困難而已,但只要恢復理智相信自己仍有足夠的新鮮空氣可以呼吸,就好了),因為我實在暈的很不舒服,而且想到我竟然被困在該死的船上,不能下船,那一刻的不自由感讓我很惶恐,我想這次郵輪之旅結束後,我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想再做類似的旅行計畫了。



8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