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Rady (睿導)

【我的郵輪日記】之一 加拿大 ~ 阿拉斯加遊記

已更新:2022年8月26日


(遊記寫於2008年暑假)


今天是我生平第一次搭郵輪出去玩,由溫哥華出發,最遠到阿拉斯加的首府,朱諾,最後再回溫哥華,總共在船上八天七夜,不過掐頭去尾實際上只呆了七天七夜(第一天下午五點鐘才開船,最後一天早上七點就回到溫哥華了)。


我們坐的皇家加勒比海公司的郵輪:Serenade of the seas(直譯是海上小夜曲號,真不雄偉的感覺),船有九萬噸(不知跟鐵達尼號比起來如何?),船上可載三千人(數據可能是錯的),據說還是一搜五星級郵輪,價錢自然不斐,至於多少錢就別問了,加上我們又很晚才訂,所以更貴(在美國的船跟飛機都是越早訂越便宜,越晚訂越貴,不像台灣大家都喜歡等最後「廉價出清的時刻」)。


由於我沒坐過郵輪,自然要聽從常搭郵輪的阿姨叔叔的建議。他們建議下午五點開船,我們可以中午十二點就去check in,然後上船後先去吃一個Welcome Buffet,吃完後,再悠哉地到處晃晃,去認識一下環境,知道用餐的地方,健身房,三溫暖,游泳池,賭場等地在哪。


聽起來是很理想的時間安排。於是我們十二點半就到了碼頭準備登船,原本以為馬上就可以登上近在咫尺的船,然後好好享用午膳,沒想到居然卡在海關,海關分成兩種旅客,一種是美國籍及加拿大國籍的,另一種則是其他國籍的,只要是前兩種,通關速度就非常快,而我們這些非此兩種國籍者,通關速度異常的緩慢,我們居然在海關那裡等了兩個半小時才過關。等候的過程當然充滿不悅,感覺我們又都被當成恐怖份子看待,我甚至覺得全地球村的其他居民應該聯合起來抗議美國這種把所有去他們國家消費,刺激他們經濟發展的觀光客當成恐怖份子對待的行徑,讓美國的觀光產業毀於一旦,同時每個國家也該以此道回報以美國公民,才公平。畢竟大家都是登船渡假的,又不是真的進入美國國土,有必要審查這麼久嗎?


終於輪到我們時,才發現與海關官員無關,純粹是因為該死的美國政府要紀錄每一個外籍旅客的指紋跟相片,而他們的電腦作業系統顯然不是太靈光,所以常常光要壓一個「有效」指紋就花很久時間。我們前一個女孩就搞了五分鐘。我甚至看到另一個海關官員對他審查對象無奈的搖頭苦笑。


在等候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乘客裡的黃種人比例很少,多還是白人或拉丁人,黑人更少。尤其通關到最後,只剩下一堆有色人種,那種感覺很不舒服。


終於經過三個多小時的程序,我們登上了船。


一進房間後,我們放了行李就往自助餐廳衝去,因為很餓。沒想到進去後,服務生要我們快用餐,因為二十分鐘後即將進行演習。於是我們匆匆吃了午餐,又趕回房間去穿救生衣,再到甲板報到,雖然整個救生解說過程冗長,而且是室外空間,所以根本聽不清楚他的廣播解說,但畢竟船難不像空難,空難發生其實沒什麼機會逃生,生還幾乎純靠運氣,但船難,你必須知道自己要搭那一艘救生艇離開,所以即使很冗長,但也不能像坐飛機那樣不予理會,還是要站在那裡聽他說完整個程序,甚至還要點名的。


上船後,我們在船上得活動就靠一張他們發的卡,這張卡是你的房間鑰匙,也是你所有消費行為的紀錄卡(最後再從他們預先抄錄的信用卡扣款),上下船都要靠這張卡,感覺就像新的身份證一樣。


之後就開始了自由活動。船上有各式各樣的酒吧,舞廳,健身房,游泳池,劇院,賭場,自助餐廳,正式餐廳,自費餐廳,圖書館,高爾夫球練習平台,運動館,攀岩場(但因為我沒帶球鞋上船,所以也沒用)、電動間等等等。設施算多的了。只是很多都要花錢,舉例來說,我們上船前就在研究船上到底有沒有無線網路可以使用,上面說只要花「微不足道」的錢就可以使用,於是我們就帶了三台手提電腦上了船,上船後才發現所謂「微不足道」的金額是每分鐘十六塊台幣,我想對他們主要的有錢人客層來說的確很微不足道。其他你要花錢買的飲料、酒當然都貴的離譜,又例如,他們推出特惠的汽水喝到死方案,讓你這七天都可以隨時隨地喝汽水,成人一天只要一百八台幣,七天算下來是一千兩百六,而我粗算一下,我大概在台灣一年也喝不到五百元的汽水吧!這還是特惠方案喔。所以想不花錢,你就要去忍受淡如水的咖啡,濃縮果汁還原成的不健康果汁。總之,這艘船並不是一個「poor friendly」的地方。他們公司的名稱很明確地告訴你:「皇家」。下面沒講的副標應該是:「窮人勿近」。(讓我想起那個高端珠寶品牌Harry Winston的著名廣告詞:「我們只服務少數人!」)


撇開這些什麼都要錢的設施,我原本以為我在溫哥華累積的脂肪可以在船上難吃的西餐中減去一些,但他們的晚餐還真好吃。


晚餐可以選擇自助式或點餐式的,可以點任何想吃的東西,從前菜、湯、沙拉到主菜,當然還有飯後甜點,東西出乎我意外的好吃(這些都不用錢),加上我們晚餐時間是晚上八點半(因為遊客眾多,所以晚餐分成兩梯次進行),所以每晚吃飽時大概是晚上十點多,我理想中的減肥之旅可能要變成「此生最胖的旅程了」。




然後在第一天的夕陽中,我再次收集了一個美景。


船正航向一片霞紅的夕陽,這片夕陽像是一幅漸層畫,黃澄澄的一顆鹹鴨蛋(忘了哪個電影裡的台詞)映的最遠處的海天成了一片橘紅,再往上一點是淡一點的紅,然後還有一座因背光只剩一片黑的島,往船近處的海域被照成一片白晃晃的白水,而我們船身望過去的海則是一片墨黑色的水,靠近船行處則划起一片白色浪花,往船後方望去,是另一片淡粉色的暮色,與前方呼應。我試著替這三個方向都照了照片,但我想出來的還是不及眼見為美吧。


站在船頭迎向夕陽,那種感覺就像你曾看過的《鐵達尼號》,傑克跟肥蘿絲的那幅經典場景,我記得我曾為那幅美景裡色澤飽滿的夕陽所感動,還問為何台灣電影就拍不出這麼動人的場景。


在渡輪的第一夜,理論上應該因為累了一天該很好睡,但我的睡眠障礙加上認床,讓我再次失眠了。


2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ários


文章: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